抢庄牛牛app下载

今天是:
  •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信息检索:
  • 张文宏最新全球疫情判断,为走出去的民企出谋划策

    来源:中国统一战线杂志 2020-06-29 17:45:00

      近日,由全国工商联主办、上海市工商联承办的以“科学防控疫情、有序复工复产”为主题的民营企业境外疫情防控专题讲座以网络视频直播方式举办。上海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担任专题讲座主讲嘉宾。
      许多国家目前疫情的规模,已不可能复制“武汉模式”。
      巴西印度沦陷,欧洲反弹,美国高峰何时到来?全球疫情出现不可预测性,这是民营企业在海外的最大难题。
      封闭的代价大,经济不能停摆是各国共识,但采取的策略各有不同。
      在海外的民营企业不要再寄希望于一些国家的疫情能够在短期内得到很好控制。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的疫情防控策略就是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快速反应,精准防控,经济不停摆。
      以下为中国统一战线杂志记者整理的张文宏开讲实录摘要(标题为编者所加):


    张文宏最新全球疫情判断,为走出去的民企出谋划策

      最近大家最关心什么呢?面对全球疫情可能长期化的形势,我们,尤其是已经走出去的民营企业,应该怎么办。
      很多人判断,我们疫情防控差不多,全球疫情也会逐步得到控制,航班逐步恢复正常,生意也会逐步恢复正常。但今天的情况,是很少有人能够非常精确地预测到的。全球疫情的发展,包括后面怎么走,其实大家也不清楚。
    许多国家目前疫情的规模,已不可能复制“武汉模式”
      中国实现了用两到四个月时间,取得防疫抗疫的阶段性的胜利。和我们国家在这场战役当中所下的决心密切相关。首先是对武汉有效地实行了封城,之后各个省形成有效地预防、防控,然后是与之相关的医疗人力资源、医疗生活物资的全国范围的动员,对可能的传染源进行分割包围,把小区跟小区之间进行有效的关闭。
      但是为什么同样一件事情,世界上很多国家做不到呢?你会发现,你把一个城市真正关掉以后,后面的事情多得不得了。多到什么程度,每家每户吃的什么东西,你要给他送进去;每家每户生病,你要救治跟上去。很多人也许在想,武汉的经验,是不是巴西也可以这么做呢。中国总共的病例数也就8万多例,但是巴西有时一天(新增确诊病例)就是5万多例。巴西国家也蛮大,人口也蛮多,而且非常拥挤,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能想像的,今天再像武汉这么去做,事实上已经是不可能了。世卫组织的谭德塞先生,几乎是过两天就会说一句话:今天是历史上病例数最多的一天,过几天又要开始重复这句话,今天是历史上病例数最多的一天。在6月中旬的时候,我说大概再用10到14天的时间,我们全球就可以到一千万了。当然,现在不用再预测了。目前全球疫情的规模,已不可能复制“武汉模式”。
    巴西印度沦陷,欧洲反弹,美国高峰何时到来?全球疫情出现不可预测性,这是民营企业在海外的最大难题
      世界上最大的风险是南美的巴西和亚洲的印度,这两个人口大国,经济上和医疗的设施上,都是相对比较落后的国家,如果出现不可控的疫情,那么后面全球的蔓延就很难去预测,今天这些事情,事实上都发生了。
      欧洲本来控制不错,但因意大利、德国等都全面复工复产,出现了反弹。美国更是全面的复工复产,所以美国疫情一直是没有出现一个高峰。为什么美国没有出现高峰呢,美国出现一个峰以后就没降下来。随着美国大多数州开始复工复产,疫情又开始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空中加油。可以说全球疫情出现了不可预测性,下一步的高峰在什么时候出现,这一波的蔓延最高可能会到多少,很难预测。这就是民营企业在海外接下来怎么办的一个最大问题。
      世界不同国家的病死率并不一致,一些国家并不太高。最近美国的病死率也开始降下来,东南亚的越南、泰国病例数与病死率也不是很高。印度虽每天接近一万的发病人数,但是整体病死率跟巴西比起来,要低很多。英国、德国、法国等国家医疗水平很高,但病死率却很高。各国的做法和态度也不一致,这源于疫情的全球分布里面,存在不均衡性。这个不均衡性,也是导致全球的抗疫策略出现巨大分歧的原因所在。我觉得这个要跟大家讲清楚。否则很多民营企业家觉得没办法理解,中国的疫情防控这么好,为什么不全面开放?美国疫情这么差,它全面开放。越南、泰国、德国、英国,它们都全面开放。
      这里就涉及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很多民营企业家都是自己在做一些决策,他们做决策的出发点和立场,是要为自己所在的公司负责。第二个问题,为什么国外一些国家它的医疗条件这么好,但是病死率反而比条件差的国家要高,这种局面的形成有很多原因。一是英国和法国属于老龄化社会,早期感染的人员多是老年群体,属于易感染群体,这一批人感染以后就会去看病,结果造成有限医疗资源的挤兑,比如呼吸机的配备不能满足病人需要。二是专业医护人员不足。意大利的医生就给我发邮件联系,说他们的医生护士不够,你们能不能过来帮我们。当然随着重症病人的减少,这个情况在整个欧洲已经缓解。这说明一旦出现医疗的挤兑,哪怕是意大利跟英国也是扛不住的。但德国属于例外,一直把病死率控制在2%到3%的较低水平。一方面,德国的老年人和年轻人基本上居住是分得比较开的,所以老年人的感染率比较低。另一方面,德国是呼吸机生产大国之一,可提供充裕的呼吸机给自己的国家用,同时重症的发病率也比较低。
      欧洲和美国虽然全面放开了,但第一条要求就是尽可能地保护老年人和有基础疾病的人。所以今天我对继续留在海外的民营企业说,你们要保护好自己。
      欧美国家不像我国把病人全部控制好了再放开,因为它做不到这样。当每天都是有几万或几千人被感染,整个国家有几十万的人被感染的时候,他们是做不到像北京现在采取的这些控制措施的。大多数人都感染后,是无法去追踪密切接触者的。唯一的做法就是整个国家的人都待在家里,交通全部断掉,所有的粮食、医疗都送到家门口,这显然是做不到的。为什么在武汉,我们当时要采取封城模式的总体战和阻击战。因为当时武汉的病情正在向全国传播,春节来临,人员流动大,疫情扩散风险极大。春节没到,武汉就采取了封城,仅对一个武汉封城我们是能够搞定的,如果出现了十个武汉,是不可能把城市都封掉,把生活物质送到居民的家门口,集中全国医疗力量建方舱医院的。上海支援了武汉几千名医护人员,华山医院就去了将近300人。中国的抗疫策略在那时候就定了下来,就是中国绝不允许再出现一个武汉,若是再出现我们的医疗力量是调配不过来的。武汉当时的病死率是5%-6%,现在大多数国家的病死率是跟武汉差不多的,但6%中国是不能接受的。所以现在很多省份的基本要求就是尽最大努力降低病死率。
      中国定了这个基本要求以后,再去比较欧洲,你就会问,欧洲怎么可以接受这个样子呢。美国会说他们现在病死的人数是十几万,平均年龄是82岁,美国整个国家的期望寿命也是82岁,理解了这一点吧,美国说这批人事实上就是总体死亡率的一部分,他们平均的死亡年龄就是82岁,对国家整体的平均寿命实际上造成的影响很小。这个结论听上去是十分冷血的,但是当医疗力量不够的时候,你说怎么办。我举个例子,比如在瑞典,他们的医生给我们讲,80岁以上的感染者就不插管了。他说80岁以上的人如果插管,就会面临一个什么问题,他们把医院的ICU床位全部占领了以后,会导致年轻人因为缺氧再进医院床位没有了,插管插不上了,这些人就会死掉。但事实上,年轻人插管以后的存活率可以达到90%以上,但是80岁以上的即使插管了,病死率还是在50%以上。我们国家不是这样,我们国家对生命的态度是尽一切能力去救。实际上中国80岁以上感染者的存活率高于90%以上,什么道理,我们给病人还用ECMO(人工肺)。
      所以各国的救治态度完全不同。我们现在做得好,关键在于早期的防疫策略,我们采取的不是放任的态度。所以大家一定要理解中国的防疫策略跟美国一定是不一样。因为如果我们像美国、英国那样采取放任的态度,就会有一批人会死亡,整体的病死率就高。
      中国始终坚持以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我们的防疫策略一定是比国外更加谨慎。反过来会问,为什么一些国家做不到这么谨慎呢,为什么不像我们这样早期就把疫情控制住呢。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综合国力,很多国家都做不到像我们抗击武汉疫情的做法,也达不到现在北京的做法,现在北京采取大幅度地筛检,精准防控、追踪,这需要强大的国力。第二是行政能力,很多国家做不到像中国这样。我们国家的疫情犹豫期是非常短的,比如北京的新发地疫情一出现,给出的犹豫期基本上是一个星期,我们马上就采取了有效对策。而美国的犹豫期则是两个月。上海的第一例病例出现是1月20号,美国是1月21号,但是上海在一月底就已经铺开了全面做核酸检测,美国全面做核酸检测是3月8号。虽然美国在核酸检测方面是非常强大的国家,但是在核酸检测的普及方面,有很长时间的犹豫,这个犹豫期就是1月底到3月初,两个月的时间。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大家的策略是不一样的。一些国家的策略是,对病人的追踪就是做不到的,因为没有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还涉及到别人的隐私等等。那谁来看病呢,被感染了之后来看病,被检测出来才入院。新冠肺炎与SARS不同。感染SARS者一定发烧,一定有症状,而且只要两三天的时间就会被发现,所以把感染者隔离起来就可控制传染。但相当多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没有症状,一旦没有及时把他隔离起来,就会大量地进行传播,如果不对这些人充分的追踪,社区感染就会出现。
    封闭的代价大,经济不能停摆是各国共识,但采取的策略各有不同
      要彻底控制这个传播就必须进行城市或国家的全部封闭,经济必然停止运作。但是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忍受整个全国性的关闭达两个月以上,这样做风险极大。就是说只要经济停摆两个月以上,基本上国家的资金链要断掉了。所以大家看到,到现在为止,美国股票还在涨,主要原因一个是财政放水,还有一个原因,其实它没有真正实施停摆过。为什么没有真正地停摆过,就是不敢。真正的停摆,整个经济要崩溃掉的。
      即使在疫情最吃紧的1月底,上海的交通也有没有真正的中断过,所有的生活保障场所和设施都是开着的,上海的经济实际上没有真正停摆过。这次疫情防控中中国采取的社区管理、联防联控等措施,实际上我们把疫情的影响一直控制在非常低的水平,中国没有真正地停摆过,真正出现经济停摆的地方就是武汉。但停摆两个多月后即重启,现在正集中全国力量在重建武汉经济。现在策略上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很多国家要像武汉封城这样去做是做不到的,经济停摆他是没法接受的。
      经济停摆对中国来说同样是不可接受的,但中国保障经济不停摆的根本策略就是严防疫情,不让武汉的事情重演。而美国和巴西保障经济不能停摆的策略则是,保护好老年人,医院要有足够的ICU床位预留给重症病人,轻症病人就不住院了。所以美国是以ICU床位的占用率,作为评判是否要重启一地社交隔离,是否要关闭生活服务场所的重要参考标准。
      中国是不能接受感染者留在家里的。中国与欧美存在国情与家庭结构的不同。美国居家隔离比较方便,也具备隔离条件。而中国的大量居家隔离治疗则难以行得通,家庭成员之间的互相照顾和共同居住加剧了感染。
      所以各国采取的策略是不一致的。中国不能让经济停摆的前提条件,就是不能容忍出现第二个武汉。美国经济不能停摆的条件是,我要保留充足的ICU的床位。现在美国感染的病例数一直在增多,在美国看来,美国每年因流感死亡的也有几万人,这次新冠肺炎不过是一次比较严重的流感,死亡人数国家能够接受。只要经济不停摆,撑到疫苗出来,疫情就过去了。他们有个先决条件,就是保护好老年人。
    在海外的民营企业不要再寄希望于一些国家的疫情能够在短期内得到很好控制
      泰国、印度和非洲的一些国家从统计数据上看,没有死多少人。原因在于他们最大的问题是,整个国家的检测能力不足。他们的检测能力主要集中在城市,而在泰国、印度、日本等国家,它的城市主要集中的是年轻群体,年纪大的人都留在乡下了。乡下如果发生新冠肺炎流行,老年人感染后去世了,没有经过检测,就不知道他是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一个月前,我跟孟加拉国的卫生部长和防控专家对话,就了解到孟加拉国就属于这种情况。他们说,当时全国只有60几例病人,但是并不清楚他们的传播链和疫情蔓延的重点区域。当时整个孟加拉的乡下出现了流行和蔓延,所以今天孟加拉感染人数达到了十几万人。而北京疫情一出现,我们就锁定了新发地,它的流行病学是清楚的,那疫情就可控了。
      一个地区病死率高低主要取决于两个方面的因素。第一个,生病的老年人有多少;第二个,医疗系统有没有受到挤兑。如果这个地区,老年人很少的,疫情不会重的。只要医疗系统不出现挤兑,感染新冠的人死亡率也不会高的。泰国实际上就这么回事。它的人均寿命比英国低很多,人均寿命只要一低,地区的医疗不会发生挤兑的。又比如,现在的印度虽然发病率很高,但在大城市人群的整体年龄偏低,只要医疗资源不被挤兑,是可以撑下去的。但是从长远来讲,会对经济造成影响。
      讲了这么多,要说明一个什么问题,今天在海外的民营企业,我明确地讲,就是不要再寄希望于这些国家的疫情能够在短期内得到很好的控制,希望所在国家的疫情出现大幅度下降,在短期内我们不考虑这个问题了。这些国家主要包括印度、巴西、美国,以及东南亚国家。还有一些国家疫情会出现反弹,比如欧洲的意大利、英国、德国,但它是可控的,经过第一波疫情的教训,它们现在非常的谨慎,即使复工复产了,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这些防护也做得很好。还有一些国家控制得非常好的,比如韩国、日本。
      新冠肺炎这个病完全是可以防范的,我了解到的,在海外的华裔、中资企业的人员,他们都非常注意防范。戴好口罩,勤洗手,尽量不要扎堆,扎堆的时候戴口罩,做到这些,被感染的风险就会大幅度下降。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的疫情防控策略就是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快速反应,精准防控,经济不停摆
      在中国,我们要坚持目前的疫情防控策略和举措,就是依靠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快速反应,精准防控,经济不停摆,这是我们很长时间内要坚持做的。北京这次采取的一些疫情防控措施是偏严格的,为什么要偏严格,因为这是在国内比较大的一次,在单一的城市和地区出现的疫情反弹,我们现在必须要用最严格的手段先把它控制住,把基本情况摸清楚,形成的防控经验可供全国学习。然后全国各个地方,根据北京的防控举措和力度来设计自己的防控策略。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的疫情防控策略就是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快速反应,精准防控,经济不停摆。
      在外防输入方面,现在对于所有的输入我们是通过核酸检测筛查的。现在是扩大核酸检测能力,将来输入的病人、输入的人员的交往,都会以核酸的快速检测、反复检测跟追踪来解决这个问题,尽量尽快做到世界交流能够不断增加,但是防控的压力不要增大,经济不停摆。我认为,接下去各国的抗疫,其实较量的是看谁智慧。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全球疫情是蔓延的,这个基本的底数是有的;而中国是不允许疫情蔓延的,这个底数也是有的。对于在海外的民营企业来说,这是我们接下去做决策的两个基本点。